我要前往 部落格 家族
登入 回首頁
夜深自有燈攝影社
夜深自有燈攝影社
葡萄藤家族
家族分類
廣告連結
家族公佈欄
所有照片都是「精確」但是沒有任何照片是「真實」。
penny0711
頭銜 家長 / 橙葡萄
建立時間 2009年5月23日 16點0分
修改時間 2009年5月23日 16點0分

一天,畢卡索在畫室中為一位女士畫肖像,女士的先生在一旁等候。畫著畫著,這位名滿天下的藝術家察覺到女士的先生似乎顯得越來越不耐煩,便開口問他為什麼如此不悅?先生回答說,"你畫的根本就不像我的妻子"!畢卡索說,"好吧,那請你告訴我她長什麼樣子"?先生從錢包裡掏出一張他妻子的照片,然後說,"這就她看起來的模樣"。畢卡索仔細的看了照片,接著說道,"喔,真的啊!她很小耶,不是嗎"?(Small, isn't she?)

或許,畢卡索還可以回答說,"她很扁耶,不是嗎"?(Flat, isn't she)。這位先生對照片的"看法"與"認知",是初學攝影的我在觀看照片時曾有過的(漫長)經歷,也是"逼真"(lifelike)、"精確"(accurate)的影像本身所遭遇的麻煩 -- 常常令觀者不經意的把照片上的影像"當真"。沒有意識到這一點的觀者,對照片的看法與認知往往僅止於被攝體的表象上。簡單的說,就是只用了大腦與視覺的"辨識"功能之後便停止觀看,忘了進行影像思考,因而只是"看"(look)卻無法"看見"(see)。

被畢卡索一語驚醒的那位先生,或許將意識到照片上的影像不過是個機械的複製物(mechanical reproduction),影像中的世界是截然不同的二度空間,於此空間中的所有事物也因而在照片上產生了全新的相互關係與意義。以上皆是攝影者的觀看與"選擇"之後所獲得的結果,被攝體並非自己跳進視框內主動的創造意義。此外,"一張照片不是拍出來的,是做出來的"(You don't take a photograph, you make it. -- Ansel Adams),一張照片在誕生之前,得再次的經歷攝影者的觀看與"選擇",然後進行一連串"加工",賦予其意義。最終,被製作完成的照片,又將依其所使用(呈現)的方式與置放的場所(脈絡),產生新的意義。

身為攝影者的我們不難理解到,從拍攝、製作、使用影像的過程中,攝影者的觀看與選擇使得照片的意義一步步的遠離客觀的事實,同時一步步的接近他內心的真實。底片(感光元件)上所記錄的現實縮影,永遠無法"還原"什麼真實 -- 身為底片"主"人的我們,如何"客"觀底片?令"客觀的"事實再現?

因此,我以為,"意義的看見"成了攝影者主要的功課之一,不論在拍、做、用影像的時後。因為攝影者的看見,一張照片才不會只是一張照片而被淹沒在影像的洪流,照片上影像才有可能超越其所依附必死的軀體,存活在意義之中,獲得這世界上專屬於它獨一無二的生命,同時擴大這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