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前往 部落格 家族
登入 回首頁
大佛軒(仁愛店)
大佛軒(仁愛店)
葡萄藤家族
家族分類
廣告連結
家族公佈欄
月下老人-傳說
大佛軒
頭銜 家長 / 網友
建立時間 2009年7月14日 8點49分
修改時間 2009年7月14日 8點49分

神仙的家族中,有位專管人間婚姻的月下老人,傳說,誰與誰能成夫妻,都是月下老人事先用紅繩系足選定的,所以民間多有給他塑像、立廟,以求佑護的。

月下老人
月下老人

舊時杭州西湖邊上,便有一座月下老人祠懷春少女,慕偶的寡男,進去燒香、抽籤、許願的,絡繹不絕。祠中的神簽,七七四七九支,第—支是:「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末—支是:「願天下有情人都成眷屬。」極為巧妙地點出了人們對月下老人祈求的主題。

且說這位月下老人第一次被人發現,是在唐代

唐太宗貞觀初年,有位名叫韋固的人,少年便喪父母,總想著早點完婚成個家,然而多處求婚,沒有一次成功的。這—回他來到宋城,住在店中。同宿的客人,介紹他與前任清河司馬潘防的小姐議婚,講好次日早晨在店西邊的龍興寺門前與對方碰頭。韋固求婚心切,天剛濛濛亮就跑去了。這時,月兒將落,但月光還明亮,只見一位老人靠著背袋坐在台階上,藉著月光兒檢視文書。一瞧那文書,卻是一個字也不識。韋固便好奇地問:「老伯您看的是什麼書呀?我小時候也曾下過苦學功夫,字書沒有不認識的,就連天竺的梵文也能夠讀懂,唯有這書是從來沒見到過的,怎麼回事呢?」老人笑著說:「這不是世間的書,你哪有機會看到?」韋固又問:「那麼它是什麼書呢?,」老人說:「幽冥界的書。」韋固問:「幽冥界的人,怎麼會跑這兒苧呢?」老人說:「並不是我不應當來,卻是你出門太早,所以遇上了我。幽冥界的官吏,都各主管著人間的事,當然要常來人間了。又問:「那麼您主管的是什麼呢?」老人答:「天下人的婚姻簿子。」韋固聽大喜,忙問:「我韋固孤身一人,願早完婚娶,生下子嗣,十來年中多處求婚,都沒有成功的。今天有人約我來商議向潘司馬的小姐求婚,可以成功嗎?」老人答:「機緣還沒到。你的妻子,現剛剛三歲,要十七歲才進你家門。」韋固大失所望,順便著問一句:「老伯背袋中裝的是啥?」老人說:「紅繩子,用它來系該做夫婦的男女之足。當地們坐下時,我便悄悄地給他們繫上,那麼,即使他們原生於仇敵之家,或者一貴一賤像天地懸隔,或者一方跑到天涯海角當差,或者吳地楚國不同鄉,只要這繩—系,誰也逃不脫。你的腳,已繫上那位的腳了,追求別的人有什麼用處?」韋固又問:「那麼我那妻子在哪裡呢?她家是干何營生的?」答道:「這店北邊賣菜陳婆子的女兒。」韋固說:「可以見一見嗎?」老人說:「陳婆子曾經抱她到這兒賣菜。你跟我走,可以指給你看。」

月下老人
月下老人
天大亮,想等的人不見來。老人便捲起書背上袋子走路,韋固趕緊跟上去,一路跟進菜市場,有個瞎了只眼的婆子,抱著個大約三歲的小女孩—一那女孩穿得破爛,模樣兒也十分難看。老人指點他看說:「這就是你的夫人。」韋固一見不由大怒,說道:「我殺了她,行不行?!」老人說:「這人命中注定將享受爵祿,而且是靠了你才能封為縣君的,怎麼可以殺得了呢?」說完老人便消失了。

韋固回店後,磨快—把小刀,交給他的僕人說:「你向采幹練能辦事,如替我將那女孩殺了,賞你一萬錢。」僕人應允。第二天,僕人身藏,小刀來到菜市,在人群中向女孩刺上一刀,整個集市轟動起來。僕人乘亂狂奔逃了回來。問:「刺中廠沒有?」僕人說:「本來想刺地心的。不想只刺中—了眉心。」此後,韋固又多方求婚,仍然沒一次成功的。

十四年後,因為朝廷念其父生前有大功,任命韋固為相州參軍。刺史王泰讓韋固兼職治理刑獄,認為韋固有才幹,便把女兒嫁給他。小姐年齡約十六七歲,容貌美麗,韋固極是滿意。只是她眉間常貼著塊花鈿,就是洗臉時也不取下來。完婚年餘,韋固再三問戴花鈿的緣由,夫人才傷心流淚說:「我只是刺史的侄女,不是親女兒。以往父親曾做宋城縣令,死在任上,當時我尚在襁褓中,母親、哥哥又相繼亡故。只在宋城南剩有一處莊田,和奶媽陳氏住在那兒。莊田離旅店近,每天賣蔬菜度日。陳氏憐憫我幼小,一刻也不願分別,所以常抱著我上菜市。一天,被一喪心病狂的賊子刺了一刀,刀痕至今仍在,所以用花鈿蓋上。前七八年,叔叔到附近做官,我才跟他來這裡,如今又把我當親生女兒嫁給您。」韋固問:「陳氏—只眼是瞎的麼?」夫人說:「是呀。你又怎麼知道?」韋固坦白承認道:「刺你,是我指使的。」於是將前面發生的事,敘述一遍。夫妻二人經這番波折,更加相敬相愛。後來生下兒子韋鯤,做到鎮守邊關的雁門太守,王氏夫人被封為「太原郡太夫人」。

韋固的故事傳開後,人們都知道有位神仙管人間婚姻的,只不知他姓甚名誰,只好稱為「月下老人」,簡稱為「月老」。他的神祠塑像便在各地興建起來。